天才都是孤独的?厉害的人都有的共同点

汤玛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玛丽.居礼(Maria Curie)这些超卓的科学家,和特斯拉(Tesla)创办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苹果(Apple)联合创办人史蒂芬.贾伯斯(Steven Jobs)之间,可以找出共通点吗?

直觉的答案应该是,「他们都是天才」,但除此之外呢?研究企业创新的纽约大学管理学教授梅丽莎.席林(Melissa Schilling)想知道,「为什麽这些人有源源不绝的创新能力?」

席林一开始研究时,採取了「标准方法」,也就是整理大量创新者名单,分析、找出相近特质。但她发现这样找出的答案不够有说服力,因为多数创业家都是「一片歌手」(one-hit wonders),无法以连续的创新突破,凸显他身上的特质。

因此,她改为深入研究少数几位连续创新者,也就是像爱迪生、居礼和马斯克。而且,在单一个案呈现出的特质,都必须放在其他个案中考量,例如,爱迪生和居礼夫人都是家裡面的老么,但班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就不是,由此可删掉「家中最后一个小孩比较有创意」的说法。

 

席林在《奇才》(Quirky)中提出,

连续创新者具备的最大特点之一,其实是「疏离感」。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从小就专注于静态活动,不轻易和同侪交往,有科学家认为,他可能有轻度自闭症。爱因斯坦在《我的世界观》(《The World As I See It》)中自述,他向来就是独行侠,且对他来说,「独处」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正是这样的特质,使他不容易受到旁人的意见、习惯左右。例如,他很尊敬艾萨克.牛顿(Isaac Newton)和电磁学大师詹姆斯.马克士威(James Maxwell)的研究成果,但也清楚知道两人的论点有矛盾之处,最后他跳脱出两人的框架,才推导出狭义相对论。

英国物理学家弗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曾点评,爱因斯认为过去的理论架构并不重要,愿意抛开老旧思维,才能提出创新、突破性的论点。

玛丽.居礼也有类似的性格,她从小就培养了独立工作的习惯,像是高中毕业后,每天上午 6 点独自阅读,接触广泛理论。她更自认遇到朋友会害羞、不自在,且她不需要无意义的寒暄。

这样的特质,即使在居礼婚后也是如此。她的女儿曾说,母亲聪明、温柔,但同时冷漠、容易忽视别人,「因为她心中只有数学和物理。」

席林表示,因为少了归属感、与社会有一定程度隔离,这些人比较不会接触到传统认知(conventional wisdom),无形中不被主流思维影响,因而更能发展自己的理论。

当然,保持疏离感的人,也得承受一定程度的负面效果,例如你可能会在精神方面感到痛苦、悲伤,毕竟人类是群居性动物。同时,你获取的资源、潜在机会,也会比别人更少。

 

容许员工「不合群」,就是灌溉他们的奇想

那麽,如果我们想要激发自己的创造力,需要刻意远离人群,培养疏离感吗?席林说,你不必刻意孤立自己,而是要换个角度思考「疏离」的价值,实务上,有两项方法能达到类似效果,也减少疏离的副作用。

首先,保有独处时间。独立工作、独自思考,背后的意义是「不一定要跟别人一样」,在团体讨论前,应著重衡量自身想法。例如,在 3M 开发项目的员工,有15%的工作时间比较弹性,能自由运用,要创造新项目,或是做其他研究。

这麽做的好处是,在团体中,我们容易放弃自己的想法,只想搭便车。其次,人们会受到「批判忧虑」(evaluation apprehension)影响,害怕自己的意见被批评,因而抹煞了好的点子。

其次,多包容「非传统做法」。贾伯斯应徵第一份工作时,看到亚泰瑞公司(Atari)的求才广告写著「好玩又能赚钱」(have fun and make money),所以他穿著凉鞋、披头散髮就应徵电玩设计工作,还向大厅接待员说,「不录取我,我就不走。」

录取后,亚泰瑞共同创办人诺兰.布许奈尔(Nolan Bushnell)发现,贾伯斯天资聪颖,充满好奇心,但会公开嘲笑同事,与人为敌。可是,布许奈尔没有因为「不符传统」就要求他遵守规则、跟大家融洽相处,而是安排他独自上夜班,激发了他的潜力。

也就是说,如果你想发展创造力,保持独处时间、做事情尽可能达到心流(Flow,极度专注,完全沉浸其中,提高创意与效率)状态;作为企业领导人或高阶主管,在管理层面上,应多接纳「奇特」和「非传统」员工,这麽做,有机会使这些人的灵感更加茁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