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邪西毒》裡有段台詞:“以前我認為那句話很重要,因為我相信有些事說出來就是一生一世。現在想想,說不說也沒有什麼區別。有些事情是會變的,我一直以為自己贏了,直到有一天我看著鏡子才知道我輸了。在我最美好的時間裡,我最喜歡的人不在我身邊,如果能重新開始該有多好“。


我羨慕那些和你在同一座城市的人,可以和你擦肩而過,乘坐同一輛地鐵,走同一條路,看同一處風景。他們甚至還可能在洶湧的人潮中不小心踩了你一腳說對不起,再聽你溫柔道聲沒關係。他們那麼幸運,而我只能從心裡對你說:“我想你”。


習慣長時間在social network,like過很多也留言了很多,但是我們還是與大眾一樣,被埋沒在人群中,漸漸消失,今晚無意中聽見朋友share的那首歌,心裡泛起了絲絲漣漪,想起了從前的那個他,不知道現在的他如何,可能以結婚生子了。而我還是一如既往靜靜的聽著歌,翻著評論,想著一些有的沒的。


有人喜歡你綁著頭髮的樣子,有人喜歡你披著頭髮的樣子,於是你猶豫到底該綁著還是披著;可是你忽略了,真正喜歡你的人喜歡你所有的樣子。


多年以後,你會慢慢忘記我的名字,忘記我們走過那條街,做過什麼事,也許我早就消失在你的圈子,不再陪你瘋癲,後來我也有想過再去找你,可是沒有話題也沒有勇氣。我們兩個真的是有默契,你不找我,我也不去找你。原諒我的不善言辭,對你的愛不善表達,可能我們真的就是經不起風雨和平凡。


每個人的一生裡,都會遇見一個沒有辦法在一起的人。很多時候,我們以為那是無法抵禦的強烈愛情,最後經歷悲痛分別,以為人生的遺憾不過如此了。事過境遷,再回頭看看那些荒唐歲月,竟要感謝當初的選擇,因為開始懂得,原來沒有辦法在一起的人,其實就是錯的人。


分開了一年零三個月了,因為你不喜歡煙味,所以我從沒當著你的面吸過煙。就在昨天,我在街上碰到你了,我剛好在路邊跟朋友說著話,手裏夾著煙,你輕輕喊了我一聲,我下意識趕緊把煙頭扔了,然後像個做錯了事的孩子紅著臉走向你說:“好久不見”。那一刻,我彷彿在你眼裡看見了一絲悸動。


去過你的城市,吹過你吹的風,這樣算不算擁有過?錯過是什麼?就是一個以為不會走,一個以為會挽留。時間證明了很多事情,終於明白失去要比擁有的時候踏實。很慶幸你的到來,也無所畏懼你的離開。我沒有多好,卻是你再也遇不到的。


我就是死要面子,自尊心特別強,我只要一發現,對方沒有那麼喜歡我了,我就會把這段感謝判死刑。你說像我這樣的人,能順利談戀愛嗎?不想勉強自己喜歡別人,也絕不勉強別人喜歡自己,各自安好。


有這樣的一個故事,一對戀人在機場分手,女對男說:“你別等我了,我們不會有結果,就像機場永遠等不來火車,我們以後不會有交集的”。幾年後,KLIA跟KL Sentral火車站連在了一起,聽說設計這工程的總工程師是個男的。只要有愛就有辦法,任何人都可以無止盡的對一個人好,但是前提是否值得。


記得那天,在宿舍裡面,我掛斷了電話後,笑著對我的舍友說:“你們信不信我10秒鐘可以哭出來”!舍友高呼著不信,可我卻在5秒之內掉下了眼淚。舍友們徹底的震驚了,而我徹底的失去了他。


搬了幾次家,發現弄不見了,唯一一張有我有你的全班大合照,不死心找了好久,直到木箱刮花了手,櫃角撞上了頭,才發現你我都走了好遠好遠。再見,教會我珍惜的人,再見,我的青春。


最難過的,莫過於當你遇上一個特別的人,卻明白永遠不可能在一起,或遲或早,你不得不放棄。真心喜歡過的人是沒法做朋友的,哪怕再多看幾眼,都還是想擁有,把備註改回原來的名字,從此不再打擾,從未放棄過愛你,只是從濃烈變得悄無聲息。如此餘生,各自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