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米兰·昆德拉在《生活在别处》里写道:“遇见是两个人的事,离开却是一个人的决定,遇见是一个开始,离开却是为了遇见下一个离开。

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这个世界总是人来人往,吵闹又喧嚣,有多少人在叹息爱而不得的痛苦,就有多少人在为一个人牵肠挂肚。

有些人,喜欢了,你只能远远地望着;有些情,分手了,你只能默默地藏着。

 

我们以为触手可及的那个人,其实像是隔着银河系,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而这种距离,你我都无法逾越。

于是你慢慢地习惯了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独自舔舐着伤口,回忆起着和他有关的点点滴滴。

思念的疼痛感总是一寸一寸的侵蚀着你,也曾想过,不如就此回头,潇洒放下这份思念,不再牵挂着你,不再去留意你,可一想到可能就此失去你,心里就免不了开始叹息。

不敢去打扰你,却又做不到不想你。

 

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忘不掉的人,你总会在无聊的时候想一想,忙里偷闲想一想,一个人吃饭的时候想一想,听歌的时候想一想。

他原本只是你生命中曇花一現的旅客,却在不知不觉间占据了你的全世界。

记得友人和前任刚分手的那段时间,他說时常梦到她。

梦见他们一起去超市买东西,她挑了一大堆零食,他一边嫌又长胖,一边又把她最喜欢吃的东西放进购物车里;还梦到她下班一回家就窝在沙发上看連續劇,还跟以前一样吃魚不會脱骨,帶著他外帶的雞飯/雜飯/咖喱飯上班去。

 

梦里连对话都那么清晰,可是醒来后才发现不过一场空欢喜,房间里一片漆黑,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才凌晨三点。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个这样的夜晚,那种巨大的落空感终于把他拉回了现实。那时他才肯承认,她已经不爱他了,也不会再回来了。

这几年,他不再频繁的想起她了,为数不多的思念仅存留在一念之间,在家看到她曾经送给他的拍立得相机拍的照片,在朋友圈臉書看到她朋友发了她的照片,吃饭时朋友点了她最喜欢的日本餐时,心里会颤动了一下,但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强烈了。

 

有个听众对我说:“今天,我终于下定决心把他删除了好友,他已经有了新的生活,交了新的女朋友,我已经不敢再去打扰他了,只希望他过得好,但是我不想再知道关于他的任何消息了。”

我明白进一步,不知何去何从的心情,更加明白退一步,难舍难分的痛心。

可是这世上不会有一成不变的事情,所以相聚与离别,相爱与不爱都变得那么正当。

 

分手后伤心欲绝不能自拔的很正常,分手后说了再见就再没回头的很正常,分手后会将一个人渐渐的淡忘也很正常。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即使你们分开了,你总会从生活的细微之处里想起他,想到 他的好,想到他的伤害,想到他的新生活,不过这些终将变成回忆。

就像电影《蓝莓之夜》中说的:“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是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

你要知道,那些离开的人是不会再回来的,那些错过的遗憾也无法再弥补。

你鼓起勇气的试探,对另一个人来说都是不被喜欢的打扰。 

 

 

曾经以为,拥有是不容易的;后来才知道,舍弃更难。

这世上,有太多的人,明明想念对方,却不敢说出口,最终只化为淡淡的一句问候。

被思念的人,从来不知道自己是如此幸福,在每个深夜,都会有个人,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呼唤你千千万万遍。想念你的人,只希望你幸福快乐,不奢求你也回报同样的热情。

 

我们说过很多话,见过很多人,听过很多歌,喝过很多酒,然后都忘记了,可心里的那个人始终很难离开。

有多少人,分手了还爱着;有多少人,还痛着,却强颜欢笑;有多少想念,还没出口,就沉默了。

 

 

想你,却不敢打扰你。想你,却只能空留一声叹息……

因為,不打扰,是我給妳最后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