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新貴

这个城市正如其它国际大都市一样,从一个人的穿着、住址和谈吐行为很容易看出他的社会地位。我和MK这一批算是新晋創業家吧,平日忙得要死要活,没有娱乐时间,只能在新颖的Gadget,名牌的装备,昂贵的嗜好和独立公寓+房车上找到安慰,下班回家路过躺在街边的流浪汉,顺手扔过去几元而已。有时候我发觉一个人,尤其是自尊心极强的人往高处走的欲望会越来越强烈,因为他在适应新阶层的过程中早已抛弃了原来的生活习惯,所以回到过去就如同自杀一般。不走回头路,我一直都这样想。

 

而总是一脸疲惫的都市人,到底输在了哪里。就怕和别人不同而拼命压抑个性的每一日,就怕被排斥而决不发表意见的低效率会议,到底是弃本质而抓形式?还是得过且过,早已放弃人生而勉强度日?

 

小时候是个趣味分散的人,什么都有兴趣尝试。随着年龄增长,则越来越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说我目的性和功利心太强也不然,只是觉得生活中很多人和事对我并没有本质上的帮助,那就不用在意。我连一分钟也不想放过,尽可能地一山又一山地攀上去。每座山考验着完全不同的能力,挫折如雨点般打落下来,但我决不会认输。说到不成功不罢休的顽固性,我的确在这点上是个极端顽固的人。

 

事业和感情相比,还是显得微不足道。事业是指自己努力去完成一项有益社群的任务获取的成就感,而并非自己正在干的工作。老实说事业陪伴我的日子更长更亲密,残酷些说爱情可能永远取代不了自我成就。专注工作时我再喜欢谁都会瞬间遗忘,不知道是不是我这种骨子里对超越情感的更深一层的冷寂世界观有本性上的亲切感,觉得一人遗世独立风中还自在挺自我陶醉。

 

我想虽说感情很重要,但没有感情似乎也能活下去,并且还能活得不错。外热内冷,渐渐发现这才是真正的自己。